从驴蛋子那里知道今日的挑战赛,樱鸾心中总是隐隐深得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,可是一时半会儿她又说不出来。

犬王达子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驯兽师,他的手段就是驯犬,各种凶犬恶犬到了他的手里,都乖的跟个小羊羔子似的。投入战斗之时,十多只恶犬同时放出,那战力堪比一只小型的突击军队。

至于铁臂顾文,那是一个主修力量的女战士,没错,就是一个女战士,在斗兽场这么一个主要以男性为主的世界之中,少数能够活下来的女性都有着不弱于男性的突出点。据说她的境界还没有达到堂境武人的水准,可是力量却是早已经达到,一两寸厚的生铁钢板,直接可以徒手撕开,不费吹灰之力。

曾经在一场斗兽试炼之中,与一头蛮熊角力,最后生生将这头蛮熊的两个胳膊给卸了下来。眼下斗兽场中,少有男子敢去招惹这位女修罗。

按照师傅的要求,樱鸾在竞技场中看完了一整个上午的比试。

第一轮的三场比试,徐超对倪寅,最后徐超以半招之差,输给了倪寅,挑战失败,但是倪寅赢得也不轻松,在最后一波肉搏换拳之中,他一连中了徐超十五记重拳,五脏六腑被震伤大片,怕是没有三五日的修养,很难再与人动手了。徐超伤的要更重一些,不过却并不危及性命。

虽然徐超是挑战失败的一方,但是却是没有人小瞧了他,反倒是对于这个比倪寅足足小了两岁的少年更加看重,单是这一战,不难看出徐超的成长空间比起倪寅要大得多。

犬王阿达对阵的是有着西街街头霸王之称的暴突牙,这一场血战,暴突牙击毙了阿达手中的五条凶犬,不过他也是身受重伤,无力再战。对于御兽师而言,所有的御使兽都耗尽便意味着战斗的失败,因为除了御兽,他们本身的战斗力是极弱的,不过因为暴突牙重伤也无力再战,所以这一场被赛事组很是少见得给出了一个平局定论。

铁臂顾文的那一场是胜利的,她的对手叫獴血,是一个用左道法门横练肉体的可怕家伙,年纪比顾文也要长上两岁,实力已经无限逼近于堂境。据说他曾经在机缘之下得到过半兽血炼的修行功法,因为资质限制,他无法成为真正的修行者,但是凭借着那秘典之中记载的一些左道邪法,却是将他的身体淬炼成了一副铜皮铁骨,斗兽场的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作血金刚。

一个是号称无坚不摧的铁臂女修罗,一个是血炼肉身,刀枪不入的血金刚,这一战可以说是三场之中最为激战,也是最为惊险刺激的一战。

最后还是铁臂顾文以一息的优势,破除了獴血的血炼肉身,在付出了两败俱伤的代价下,拿下了这一场的胜利。

原定的挑战赛是有五场,但是光这三场就已经将整个斗兽场的气氛推送上了高潮,几乎所有人都兴奋到了极致。这样质量的挑战和决斗在平日里可是几乎瞧不到的。

清纯美女清澈眼眸凌冽眉眼画室写真

而第四,第五场的对决同样十分精彩,只是因为有珠玉在前,反倒是叫人觉得普通了。

五场比试看完,樱鸾带着宁的死斗挑战申请去往了斗兽场的管理处。

看完这五场比赛,樱鸾已经隐隐猜到了师傅的意图,师傅这是在为幺鸡保驾护航啊,整个修罗场真正称得上的潜力的新生代高手中,能够对幺鸡产生威胁的人几乎都在这五场比试之中出现了。

无论是谁,今日的这一场大战之后,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再上擂台,更何况是要决出生死的死斗战,任何人参加死斗战之前,都势必是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的。

别看只是一个上午的赛事安排,可是却一下子几乎是帮幺鸡扫清了一切的威胁目标。

“死斗战?是你来报名的?”也是刚刚比竞技场回来的申报处武士有些诧异得望着樱鸾,他不知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,一个上午五场目的性极强的指名挑战赛,把几乎整个斗兽场都给点燃了,现在又有人来申报死斗战,这不过年不过节又没有斗兽场的死战指标下来,这些人都是抽什么疯了。

樱鸾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我,我是来替人报名的,帮我新来的小师弟。”

“新人?通过兽笼试炼没有?”申报处的武士埋头填写着樱鸾申报单上的内容,条件反射试得询问着死斗发起者的信息。

“通过了,他的名字叫幺鸡,昨日刚刚通过了兽笼试炼。”

啪得一声,听到樱鸾说出幺鸡的名字,这位武士手里头的竹笔一下子就断成了两截,他满眼诧异得抬头看向樱鸾:“你说的是那个使奇门铁笛,打败黑水玄蛇的那个幺鸡吗?”

樱鸾耸了耸肩膀:“除了他,难道斗兽场里还有第二个幺鸡。”

武士沉默了片刻,从工作台前站了起来,拿着申报表,就朝着屋外走去。

樱鸾连忙挥手叫住他:“喂,手续还没办完呢,你怎么就走了?回执还没有交给我呢。”

那个武士头也不回,大声道:“上头交待过,关于这个叫幺鸡的一切赛事,都要去执行堂报备,他的死斗战我做不了主,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吧。”

樱鸾有些错愕,一场死斗战的申请而已,难道不是只要条件达成,同时满足挑战的条件,就可以申报通过嘛,这当中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时辰,最长也不会超过一天,怎么幺鸡的这么特别,还要报备给执行堂。

执行堂中,五位长老从那位武士那里得到了少年幺鸡申请参加死斗战的申请,那报报名表就静静得躺在桌案之上。

五人看着那张报名表,许久为首的那位首席长老这才开口道:“照空山那边的回信,这个少年肯定不是羲和,你们怎么看这事。”

“空山和羲和可是有梁子的,我觉得他不会说谎,这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。”次座长老说道。

“空山怎么说,我并不在意,我更加相信黑水玄蛇的反应。它有断魂识魂之能,既然黑水玄蛇没有认出他是羲和,那么这个叫幺鸡的肯定就不是。”

“那么这一场死斗战是批还是不批?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