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最快更新都市至尊杀神最新章节!

这番狠话可气坏了木福林,本来李大年的事儿,明明是云北沈牵的头,他从头到尾只是想找回木逢春而已,可来到江海,一认什么天哥儿,沈沉舟立马就把他卖了,这是什么无耻路数?

木福林阴青着脸,顿了半天,都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此来江海,他原本就没把李家这个小家族放在眼里,再加上李震天已带了两位古武道高手,他也就没再锦上添花,只多带了一位小宗师。

谁成想沈沉舟会临时变卦,倒戈相向?

早知道他就把木家豢养的古武道高手叫来了,怎么不跟眼前这几位弄个五五开?

思来想去,木福林终是狠狠一咬牙,道:“行,沈沉舟,今天算我栽了,这事回云北再说。”

说罢连声告辞都没有,便气呼呼的甩袖而去。

沈沉舟连忙冲李震天一拱手,“天哥儿,我知道跟吴门比起来,中州木家不算什么,但好赖是一方人物,真闹起来也是麻烦。我先回云北劝劝木福林,天哥儿这里,改日再登门拜访。”

李震天淡淡道,“小船儿,你在云北的事,我一直知道。提醒你一句,在汉国,你的盘子已经够大了。若是想再扩展版图,就要小心上边让你翻船。”

“上边?”

沈沉舟稍一咂摸,背后顿时吹了一股阴风,冷飕飕的。

我爱你你是我的朱丽叶啊

是啊,当时金银财神二人虽大概率是假扮的,但那个漂亮小妮子展示的珠算神通可是如假包换,曾顺嘴提到过沈家偷税漏税。

往深处想,这还真是了不得的事情,连一个小妮子都能算出来,何况是真的金银财神呢?

再说蓝大先生常去小南海,像他这样的家底,在汉国不可能不被注意,之所以还没有拿沈家开刀,或许跟他只在云北有关。

如果这次沈木两家真的联姻成功,商业版图再扩大一倍,那可就真是枪打出头鸟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。

心惊不已的沈沉舟悻悻而去,直到出了李家别墅的大门时,心里还慌得很。

木福林早已带人离去,只有沈家的人还在外面。

黑袍老者看沈沉舟一脸惊慌的模样,不由问道,“沈先生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沈沉舟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,最后只说了一句:这趟江海没白来!

旋即也带众人离去了。

率先走掉的木福林一路上都甚为不平,在自己的车中不住破口大骂,说沈沉舟这孙子真不仗义,等他回到中州家里,定要召集所有人马,再来江海讨个公道。

可他说了没几句,车就忽然停了。

然后在前边一直默默开车的司机转过了脸,木福林才看清那人并非是自家的司机,而是换做了那位在李家门口的大人王高手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木福林连带身旁的古武道客卿都是惊慌不已。

不知名讳只叫无形的普通中年笑了笑说,“李先生让我提醒一下你,虽然你的大儿子不见了,但你还有二儿子,三儿子。他们一个在国外的比佛顿大学读书,另一个在中州本地的高中就读,如果你还想木家继续延续香火,最好别再来找李家的事情。”

“你吓唬我?”木福林气的脸色刷白。

“若非李先生让我给木家留点面子,我刚才就能在车上杀了你。而且我保证,以吴门的势力,没有人敢关心你的死活。你要是觉得我还在吓唬你,你尽可以试试!”

说完这句话,无形人已推门下车,再瞧不见踪影。

木福林心里却是一咯噔,想了想不知下落的大儿子木逢春,终是摇了摇头,叹道:“罢了罢了!”

离去的无形很快回到李家别墅,将事情向李震天汇报了一番。

李震天坐在书桌前端着小茶壶吸了一口上好的龙井,仍是一脸淡笑道,“大年这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明,这次叫我擦屁股,肯定是种试探。从老吴头到老林,他不可能想不到我不似表面上这般简单。”

无形不禁道,“公子这是打算将吴门的事情告诉大年了?”

李震天摇了摇头道,“还不到时候,再撑一撑吧,大不了让这小子再踢我两脚,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。”

无形莞尔一笑道,“公子,你对大年可真是父爱如山了。”

李震天叹了口气道,“没办法,谁让他是我儿子呐,以前看着他无所事事没有出息,心里头甭提有多着急了。现在总归是好了。”

盛夏的天说变就变,三天后突下暴雨。

整个江海都被愁人的雨幕所笼罩。

瓢泼大雨中,数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有六代翰林底蕴的江海林家大宅前。

早已接到讯息的林家人俱站在门口,即便淋着雨,也没一个人打伞。

家主林正清站在最前,两边是两位在京都就职的儿子,再然后是大女儿林毓秀,林宛如的舅舅邱大龙,最后则是仙子一般的林宛如。

这几辆车中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京都杨家那对父子。

倒不是说江海林家对杨家有多忌惮,而是他们这种名门望族对在朝为官的人向来尊重。

否则两个儿子也不会从京都提前赶回,特意与家人一起迎接。

几辆商务车前先是下来了几名身形挺直的护卫,撑开几把黑色雨伞,拉开车门,将杨显纯与杨钊请了下来。

穿着黑色风衣的杨显纯颇有派头,见林家众人冒雨迎接,当下让护卫把伞撤了,热情上前与林正清握手,笑道,“林老爷子,下这么大雨,就不必在外头接待了,搞的显纯像是有多大官威似的。”

林正清客气一笑,“杨首长,俗世不可免嘛。您这样等级的人莅临江海,按理说我都该携家人到高速口接您呐!”

杨显纯故作严肃道,“林老爷子言重了,这次来江海,显纯不想弄出太大动静,还望老爷子不要声张。”

“杨首长放心,这点道理我林正清还是懂的。雨大,快请进。”

杨显纯略一点头,与林正清并排先入了林家大门。

随后是杨家护卫,谨慎的跟在四周,一进院子,就分列各处,皆是冒雨站定。

杨钊并没有随上,而是撑着伞到了林宛如身边,极为关切的道,“宛如,你身子弱,怎么能淋雨呢?”

林宛如那张仙颜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,淡淡说了句谢谢,便扭脸跟着林家众人一起进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