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是巧了,阮明姿昨儿在衙门告状的时候,这衙差正好轮值在外头巡街,也没见过阮明姿,根本不认识她。

阮明姿也发现了这衙差是个生脸,倒也想看看这衙差是如何偏袒桃丫她二叔那个烂人,不动声色的答道:“这位差爷,我们也没想着欠账不还,是他,”她指了指桃丫她二叔,“说好的银钱,临了临了又反悔,生生的又想要多要五两银子的利息,哪有这样的?”

桃丫她娘连连点头,有些忐忑,不知道这衙差会如何偏袒桃丫她二叔:“没错,差爷,是这样。”

这衙差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桃丫她二叔:“她们说的可是真的?”

桃丫她二叔也装模作样的拿出那欠条:“回差爷,你也知道,这亲兄弟之间也要明算账。我大哥当时借了我七两银子,欠条上写的清清楚楚,多得那些也并非我胡乱加价,乃是这些日子以来的利息。我借钱出去,要点利息怎么了?”

衙差边听边点头,到了后头,更是对着阮明姿等人拉下一张脸来,手放在腰间的佩刀上,十分严肃道:“我听明白了,你们是想赖掉利钱多吧?这就是老赖啊!若借钱的都像你们似的想赖掉债主的利钱,那哪还有人肯借钱给别人呢?!”

他说得铿锵有力,一派正色,肃然无比,“你们这是要坏了规矩,害死那些借钱无门的人!这会害死人的,你们知道吗!”

一顶大帽子硬生生的给扣了下来,砸的桃丫跟她娘晕头转向的,脸上俱是惶恐之色。

她们,她们没想害死人啊……

衙差见状,忙又加了一把火,晃了晃腰间的佩刀,作势要抓人:“你们这行为实在恶劣,需知欠债不还只要达到十两银子就要抓起来,去采石场强制劳动来抵债,你们娘俩,谁去?!”

这话吓得桃丫跟桃丫她娘腿都软了,两个小娃娃一听娘跟姐姐要被抓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嗷嗷哭的震天响。

衙差心下得意,只是听着哭声颇为不耐,皱眉道:“你们这是咆哮公堂,按理说要打十大板——”

白衬衣居家美女高扎丸子头脸颊泛红晕嘟嘴甜笑图片

这吓得桃丫她娘搂着俩孩子当场就瘫在地上了,忙去捂俩孩子嘴,眼泪都漫了出来:“差爷,差爷,孩子不是故意的,不是……”

桃丫她二叔趁机粗着嗓子数落道:“所以我说什么来着,不愿意跟你们来衙门对峙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。看吧?非要受人蛊惑过来,遭罪了吧?赶紧还钱!”

桃丫她娘惊惶失措的搂着两个孩子,完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桃丫吓得哆哆嗦嗦的,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阮明姿拍了拍她的胳膊,示意她别急。

她看向一旁的衙差:“这位差爷,你看欠条了没?”

衙差愣了下,摆出一副威严不容侵犯的模样来:“怎么?你这是在质疑我?!欠条我自然是看过了,上头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,还想赖账不成?”他又晃了晃腰间的佩刀,恶狠狠威胁,“我看你是被关进去了才老实是吧!”

桃丫这下慌了,连忙挡在阮明姿身前,结结巴巴的跟衙差辩解:“差爷,不是,不是,不关她的事……是我家欠的银钱……”

衙差装腔作势的“嗯”了一声,看火候到了,压着嗓子问:“看你们不容易,就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!只不过先前你们故意赖账,如今又质疑我这个当差的,很容易造成不良影响,先前加上利钱是十五两银子。但如今你们这般赖账,若不加以惩处,怕是旁人会有样学样,为了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便再罚你们五两银子,总共二十两!”

桃丫她二叔在一旁冷笑:“先前让你们赶紧把钱还了,不还,想赖账,现在后悔了吧?”他睨着阮明姿,心里发狠的想,虽说他分出去十两银子,但让这小娘皮吃瘪,也算值了!

一听欠款又涨到了二十两,桃丫她娘脸色一白,差点当堂晕倒。

桃丫脸色也煞白的很,正要咬咬牙应了,她的手却被人握住。

阮明姿拉着她的手,轻轻的晃了晃,让她先等等。

桃丫咬着后槽牙直发颤,她知道阮明姿先前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好,这事怪不到阮明姿头上。她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,“阮姑娘,没事……这,这是我的命……”

阮明姿对着她又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这会儿,旁边一个路过,多听了几耳朵的瘦高个衙差听着这话心里也直咋舌。这一会儿的功夫,他这同僚就已经喊出二十两的价了,真是厉害了,敢要价。

他的眼神漫不经心的从桃丫她娘身上略过,又到桃丫身上,心里还想着,这户人家衣服洗得都发白了,上头还摞着好几个补丁,也就是洗得干净,才勉强还能入眼。这样的人家,怎么可能拿得出二十两银子?

他这同僚这是想逼死人吗?有点过分了。

瘦高个衙差这般想着,眼神又往前移,落在前头那个外衫边上滚着一溜毛皮,看着很是暖和的小姑娘身上。

长得可真好看啊……嗯?!

等等!

路过的这瘦高个衙差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他就说长得这么好看还眼熟,这不就是昨儿来告状的那个,疑似跟他们县太爷后宅那梅姨娘有点关系的小姑娘吗?

这会儿,偏生瘦高个衙差的耳朵里这会儿又传来他同僚“威逼”旁人交出二十两银子的声音:“……不然,就真的只能让你女儿卖身了……”

瘦高个衙差浑身打了个哆嗦,正要开口,就见那位天仙似的阮姑娘眼神已然落在了自个儿的身上,轻柔的开了口:“这位差爷,我知道些许债务纠纷小事,不敢劳烦县太爷。只是这会儿对于利钱我们实在是争执不下,可否劳烦差爷帮着喊一下师爷?”

桃丫她二叔的小舅哥忙使了个眼色,让他赶紧一边去,他这是在赚旁的收入呢。

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,他倒也不担心同僚会不给他这个面子。

然而他就见着他那瘦瘦高高的同僚,像是没看见他的眼神似的,迅速的转了个身,口中还积极主动的应着话:“好的,阮姑娘!没问题,阮姑娘!阮姑娘放心,我这就去找师爷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