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双休日已经普及到了大学,但吕冬没有享受的权力,周六校外人流量明显见涨,他也早早做好准备,早晨过来的时候,就从老李那里带来了烧饼。

乔卫国那边过来买日用品的络绎不绝,吕冬这边买卤肉烧饼的也不像之前那么集中,从七点多到中午,陆陆续续都有人过来。

尤其半上午,人流量比早晨还多。

很多睡懒觉的学生,半上午起来餐厅已然关门,有些想出去转转的人,看到吕冬的摊点,顺便买个充饥。

到十点多,吕冬带来的200个烧饼已经全部卖光了。

幸好他跟老李说过,中午早点送烧饼过来,不到十一点钟,老李就过来送货了。

老李最近心情特别好,骑自行车总是唱着小曲。

单单吕冬这里,每天就能挣好几十块,比公家单位还强。

老李刚走,宋娜骑着自行车从北边过来,停下车子跟乔卫国说了会话,等吕冬这边不忙了,才来到小吃车斗边。

吕冬随口问道:“黑蛋,来一个?”

宋娜摆手:“下午放假,我回家吃午饭。”

高颜值清纯美女微光粉饰唯美动人写真

吕冬看了她一眼,宋娜穿着身新的短袖作训服,英姿飒爽:“不科学,没变黑。”

宋娜笑着说道:“我顶多就这样黑,等天气凉下来,养养就白回去了,我是不经晒。”

正说话间,李文越从省大那边过来,停下车子上马路,问吕冬:“新生意咋样?我可是听班里不少人议论,说路口有个百年特色小吃,整天排队。”

吕冬抬起右手:“这只手已经半残废了。”

宋娜说道:“注意休息。”

吕冬点点头:“过一段时间,手腕就适应了。”

李文越看看头顶太阳,说道:“我先回家一趟,吃完饭来给帮忙。”

吕冬也不跟他客气,指着嘉陵车说道:“一会把自行车换这里,骑摩托车回去,去果园给我拿点卤肉和鸡蛋回来。”

李文越把自行车搬上马路牙子:“行。”

吕冬又对宋娜说道:“黑蛋,啥时候回学校?”

宋娜说道:“今晚就回来,军训教官里有汽车兵去南方支援物资的,晚上八点大操场有报告会,我想听听。”

她记得,吕冬村里也差点被淹。

吕冬说道:“那好,下午六点,咱西海隆酒店门口见。”

他之前说好了这个周末请客,宋娜和李文越没少帮忙。

宋娜连忙说道:“不用了,也没少帮我。”

吕冬坚持:“们不去,我以后不敢找们帮忙。”

宋娜不是矫情的人,想了一会,说道:“行。”她家隔着远:“我先走了,还得赶回去吃午饭。”

吕冬在跟李文越换车,挥挥手:“路上慢点。”

宋娜甩长腿上车,直接往南走。

李文越骑上小嘉陵,先往东再往北。

可能周末休息的关系,中午更多学生出校门,吕冬这里又排起长队,旁边老赵父女的豆腐脑摊子也爆满。

乔卫国那边围了不少人,好在李文越及时赶过来,帮着乔卫国看摊子。

两个多小时,吕冬就没停下来过,右手剁肉剁的都麻木了。

到下午两点多,人才少了。

吕冬坐在车斗后面,拧开瓶纯净水,直接灌下去半瓶。

“嗨,老板!”有个怪异的口音响起:“还有……这个……烧饼卖吗?”

吕冬站起来,对面有个异常高大的身影。

这人起码有一米九,金棕色长发从脑后垂到肩膀附近,面部有棱有角,高鼻深目,露出半截袖的胳膊上面,覆盖着浓密的棕色体毛。

猛地看上去,就像是头西伯利亚大棕熊。

这一老外。

吕冬问道:“要啥?”

大棕熊伸出一根指头,普通话说得还算溜:“要一个烧饼,加肉!”

吕冬戴上口罩,洗了把手,从锅里夹肉出来,拿刀就是一阵剁。

大棕熊看着百年传承的小条幅很好奇:“老板,我一个小时前过去时,看到好多人排队,因为百年传承?”

吕冬实话实说:“因为好吃。”

“噢!”大棕熊连连点头:“好吃!”

吕冬做好,装在方便袋里递给大棕熊,大棕熊接下来,张开大嘴咬了一大口。

原本,吕冬以为他会吃不惯。

没想到,大棕熊咽下去后,竟然翘起大拇指:“好吃!好吃!能让人排队买的东西果然没错。”

好话谁都愿意听,吕冬好奇:“吃得惯?”

就像国人很多都吃不惯没有本土改良的西餐,很多老外也吃不惯原汁原味的中式餐点。

大棕熊说道:“我在太东生活六年,习惯这边的食物。”

吕冬恍然大悟,这老外已经被改造了。

大棕熊啃着卤肉烧饼,很快吃光,掏出钱包翻出一张五块钱递过来。

吕冬找了找盒子:“自个找。”

大棕熊自己找零,边找边说:“老板,这办法好,能节约收钱找钱的时间。”

这老外挺客气,吕冬也就多说句:“那么多人排队,能多做一个,就能多挣一份钱。”

大棕熊指指吕冬身上的装备:“像这样讲究的很少见,学校餐厅都没有。”

吕冬好奇问道:“哪个学校的?”

“省大。”大棕熊指了指西边:“我叫伊万,就们所说的那个大伊万的伊万,外语系助教。”

听他做了自我介绍,吕冬礼貌回应:“我叫吕冬。”

伊万收好找零的钱,问道:“固定在这里?”

吕冬点头:“最近都在这。”

“好的。”伊万笑着说道:“做的食物,合我胃口,我想吃了,再找买。”

吕冬当然不会将生意往外推: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伊万晃动高大的身躯,像头人立的棕熊一样走了。

下午四点半,吕冬提前收摊,告诉乔卫国别忘了六点去西海隆酒店,先后拖东西回去,认真收拾过之后,回老屋洗澡换衣服。

不到五点半,他穿上表彰时那身正式衣衫,汇合李文越,骑自行车去县城。

传言县城最近查酒驾,吕冬担心连摩托车一块查,保险起见。

西海隆名字听起来高大上,其实就县城西边一普通饭店,上次吕冬和吕春请王朝吃饭的地方。

吕冬先要包间,站在门口等了会,宋娜和乔卫国先后过来。

四个人,吕冬点了六个菜,宋娜不喝酒,李文越身体条件不允许喝酒,乔卫国表示最近练功不能喝酒。

三个人不喝酒,吕冬干脆也不要酒了,要了健力宝。

每个人倒上一杯,都是熟人,没那么多规矩,边喝边闲扯。

菜上来,吕冬没拿筷子,用勺子舀菜吃。

宋娜看到了,问道:“手腕疼?”

吕冬说道:“没事,幸福的烦恼。”

李文越打趣道:“冬子这是赚钱的烦恼。”

吕冬端起玻璃杯,跟三人一一碰杯,说道:“咱一起喝一杯。”

放下杯子吃菜,宋娜见吕冬拿小瓷勺子舀菜别扭,出去要把长柄铁勺子回来。

“这个方便点。”她放吕冬的小碟子里。

吕冬也不跟她客气,仨人老同学,高中毕业又在一个地方,自然走得更近。

相比之下,乔卫国有点插不进话,而且他本身就沉默寡言。

吕冬主动找话题:“卫国,那天看见拍砖,又在练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