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副会长想看看五个势力是什么意思,总不能由着那些外来者作乱吧。

要知道幽蓝星是商业星球,如果太乱对商业的冲击力不是一星半点的大。

只是胖掌柜他们接到消息后并没有给出回应。

事实是胖掌柜他们觉得幽蓝星的本土势力膨、胀了,越来越没有章法,对他们的恭敬不如以前。

既然不听话,那自然要找个由头收拾一下,现在正好由头送上门,他们才不会阻止那些外来势力作乱呢。

只等那些势力乱到一定程度时,强拳出击,展示肌肉,一举定乾坤便好。

反正五个掌柜的小算盘拔的可好了,也不担心那些外来的势力打他们的主意,稳坐钓鱼台。

肖副会长看五大势力没有反应,于是又向龙腾阁传递消息,希望龙腾阁可以请出神兽镇压爆乱。

这个请求把嘟嘟逗乐了,很想问问肖副会长把神兽当成了什么?打手还是什么,?你说请出就请出,神兽的威严何在!

请神兽出手那是不可能滴,绝对不可能滴,嘟嘟一点出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,不乱,龙腾阁怎么取粟。

他们就等着趁乱取粟呢。

肖副会长眼见救援无功,只好把商会其他成员招集在一起,商量应付之法。

清纯美女公主头高清唯美图片

其他成员不仅没有给出有效的建议,还提议罢了肖副会长的会长职位,理由是肖副会长滥用职权,引得幽蓝城动、乱。

如果不是肖副会长他们举动过火,怎么会引来那么势力关注,怎么会引发幽蓝城多日的动、乱。

说来说去都是肖副会长与四个家族的责任。

想要平息众怒,就让肖副会长带着四位家主去道歉,去征得那些人的谅解,达到和谈的目的。

这种说法把肖副会长气的不轻,这还是一个商会的成员吗?这简直比落井下石还讨厌。

“龙腾阁的人没来,他们是不承认自己是商会成员?”就在大家争论不休时,秦家主突然提出这个问题,对龙腾阁发难。

争论立刻停止,大家四下看看,还别说真没有龙腾阁的代表出现。

“咱们有通知龙腾阁吗?”吴家主有些懵的问道,如果没有记错,好像没有通知龙腾阁吧。

这话落音气的秦寒想喷火,这个猪队友,不会是被龙腾阁收买了吧,这是杂在他们队伍里的小叛徒吧。

“好像没有通知,”程效突然笑了,望着肖副会长问道:“肖副会长是忘记通知,还是故意不通知呢?”

这话问的有点诛心,肖副会长的老脸立刻阴了下来,盯着程效道:“老夫没那么下作。”

说完一阵脸红,他真的就是这么下作!

“哦,那就是忘记了,既然忘记,秦家主为何突然对龙腾阁发难呢?”

程效没有抓、住不入,而是盯着秦家主问道,知道这个老货在谋副会长之位。

不巧程效也想谋副会长之位,不过程效聪明啊,他可不想跟一位炼丹大师作对。

他希望自己在谋取副会长时不得罪那位厉害的炼丹大师。

如果能交好,那自然是最好了,如此有点情分在,以后也可以请炼丹大师出手帮忙炼丹,这才是双赢。

程效私下没少请张浩喝酒,商会的一些内幕也没少透露,主要就是为了卖好。

现在站出来打脸秦家主,同样是卖好,想来龙腾阁会收下这份好吧,嘿嘿,关系又进了一步。

程效想到妙处忍不住心里乐开花,就算争不到副会长也没关系,只要交好炼丹大师,有了面子情,以后谋的好处不会少。

商人的眼睛里只有利,只不过程效看中的利不仅是副会长之位,还有程家未来的发展。

他希望可以从李东阳手里弄好极品丹药,提升家族的实力,那才是最长远的利益,而眼前的利益可以为长远利益让路。

抱着程效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,于是龙腾虽然没有出面,但是为龙腾阁说话的可不止程效一人。

大家七嘴八舌怼秦家主与肖副会长,怀疑他们是故意的,这是故意陷害龙腾阁呢。

都是商会成员,为何要区别对待龙腾阁?是不是怕龙腾阁抢副会长的位置,咱们可紧公平投票,为何要怕呢?

再说了,龙腾阁到现在都没活动,好像对副会长的位置一点想法都没有,为何还要针对龙腾阁?

小气,太小气了!

肖副会长与秦家主差点气的倒仰,龙腾阁对副会长没想法,这话说出来谁信?

人家龙腾阁第一天亮相就盯上了副会长好吧,这也是他们不愿意请龙腾阁出现的原因,副会长的位置不能让外来势力抢走。

这是幽蓝星内部的福利,怎么可以便宜外人?

肖副会长心累,他看到了一群装傻卖好的人,那些人都在踩着他讨好龙腾阁,真的太可恶了,这与私下交流时完两副面孔。

这次的会议龙腾阁看似没有出面,其实对里面的消息掌握上却是清楚滴,张浩把他们开会的目的上报嘟嘟,嘟嘟那叫一个乐啊。

商会说的好听是一个团体,打的也是团结友爱的旗号,事实上他们一点都不团结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不想着团结,还在分化,果然是没救了。

“副会长的位置妥了,只要丢出几颗丹药就能达成所愿。”嘟嘟转着手里的杯子,问道:“你们有商量好谁留下吗?”

许俊才指指张浩,说道:“浩哥留下,我会跟着天主去别的星球开拓,这是我们落下的第一颗子,不容有失。”

“也好,第一颗子落稳了,后面落子也轻松一些,幽蓝星是商业星球,并不适合修炼。

浩叔可以考虑把家族安排到更高级的星球上,这里只是一个据点,等到局势打开可以派别人坐镇。”

嘟嘟望着张浩说道,怕张浩误以会家族都要留下,这话还是提前说通的好。

有些话不说不明,能说明白的,没必要玩猜猜乐,这是父亲教导他的,很多简单的事情猜着猜着就复杂了,没那必要。

“我明白,家人会跟着天主,相信天主会选择一个最适合长期发展的星球当成总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