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看着面如止水的王欢,满脸错愕的神色。

眼前的两位神使,修为深不可测,甚至已是真神修为,对付其中一位就已是难如登天。

而这个华夏人,竟然要两人一起出手。

自寻死路!

除了这四个字,他们想不出其他词来形容此时王欢的愚蠢。

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拉里夫怔然,抱着胳膊,身上的如小山的肌肉抖动着,每一块肌肉里都蕴含着恐怖的爆发力。

“知道。”

王欢淡淡说着:“可你们一个人,必将死于我剑下,两个人兴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盖亚奇看向拉里夫说:“现在的华夏人都这么狂妄吗?假若我们一起出手,传出去是否有欺压小辈的嫌疑?”

拉里夫点点头:“确实如此,传出去名声不好,可是如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,世人还以为我们众神联盟是浪得虚名。”

性感诱人清纯妹子粉色泳衣湿发写真图

这时,旁边的比蒙躬身:“两位前辈请放心,今日之事,我等当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其他人也从善如流。

虽然同情王欢的遭遇,但这个人太狂,敢这样跟众神联盟神使说话,他们觉的王欢此举,是在找死。

盖亚奇大笑,道:“王欢,你可听到了?”

“你若是死在这里,无人知晓,你可想好了?”

王欢提着剑,说:“多说无益,就凭你们两人想杀我,怕是还差那么点。”

“哼,冥顽不灵!”

拉里夫冷笑一声:“王欢,我等看你是可造之才,这才赐你众神联盟邀请帖,正因如此我等才跟你说了这么多。”

“我等对你礼待有加,那是看在那封邀请帖上,而你却待价而沽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王欢左手握紧仙矿剑,右手捏进剑柄,道:“不必虚情假意。”

两人相视一眼,忽然身形一闪,两人便联袂站在一起,笑道:“既然你一心求死,那就怪不得我们以大欺小,倚强凌弱,以多欺少!”

“吟……”

一声悠荡的剑鸣声传来,仙矿剑拔剑出鞘,虽只出鞘三寸,但是寒光逼人,剑光闪烁,刺眼之极。

而在此时,伊莉娜等人脸色一变,看着王欢躬身拔剑,心里骇然惊讶。

本以为王欢只是逞口舌之快,却没想到他竟动真格。

敢对两位神使拔剑,这是何等勇气。

“完了,完了,这个人要死了。”比蒙连续叫着,语气里竟然还有些期待。

那可是两位神使,而且是百年前叱咤西方修炼界的大高手,两人中随便一人就能碾压他们的存在,更何况是两人。

两人联手,别说王欢一个人,就是他们一起上,那也是死路一条。

“他太愚蠢了,不该得罪两位神使。”索菲克叹息摇头,如果王欢态度好一些,就算他杀了盖亚风,只要他还在众神联盟的考核中,两人就是对他抱有杀意,也万万不敢向他动手。

偏偏这个王欢口出狂言,不稀罕众神联盟。

这样一来,便把最后的退路封死了。

伊莉娜也是如此以为。

这个时候,没有人能救得了王欢。

王欢当然也清楚这点,只是别人不知道,他从未想过加入这个众神联盟。

他对众神联盟只是好奇而已。

今日见到两位神使,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。

众神联盟虽强大,但并非他同路中人。

“王欢,你准备好上路了吗?”拉里夫冷笑,这位熊王心里已经动怒。

他与王欢无冤无仇,之所以针对王欢,便是因为王欢乃是华夏人。

众神联盟,上百年都没有邀请华夏人,并不是这百年以来,华夏修炼界不昌的原因。

而是众神联盟中绝大多数人都看不起华夏。

这次邀请王欢,联盟内部有绝大多数人都不同意。

现在,既然有机会将这个华夏人除掉,拉里夫当然自告奋勇。

王欢依然保持着拔剑的姿势,眼神格外坚毅,并没有回答他的话。

但是双方的气势却已经在聚集,似的周围的气氛变的凝重。

伊莉娜他们皱起眉头,脸色有些苍白,不知道为何,他们隐隐觉的这空气好像变重了,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肩膀上,令他们喘不过气。

这无疑让他们心中惊讶。

“这就是神使的威压吗?”几人暗暗心惊。

光凭气势,就已经令他们感到压力。

真的动起手来,他们还没出手,就已经输了一大半。

修炼者生死相斗,如果还没动手,气势就已经输了,那么纵然是有通天之能,也难以翻身。

尽管他们知道王欢比他们强,但在他们内心里,王欢的实力也有限度。

绝不可能是神使的对手。

更何况,还是两位!

拉里夫和盖亚奇对视一眼,眼里流露出几分轻视,并未将王欢放在心上。

他们虽然没有看到王欢如何击败巨蛟的,但是却看到他手里的毁灭之锤,显然这个华夏人是仗着手里的毁灭之锤,才有战胜巨蛟的实力。

而现在面对他们,这小子竟然舍弃毁灭之锤这尊大神奇。

反而选择那一柄剑。

这无疑是舍长就短。

“小子,你若是用锤,也许还能在我等手里撑下一两招。”

“用剑?”

“呵呵,你连一招都撑不过去。”盖亚奇冷笑一声。

“是吗?”

王欢讥笑一声,这些人太自大。

却不知,他的剑,才是他的最强。

“你们升起这种心思的时候,在我眼里,其实你们已经死了。”王欢说着。

盖亚奇两人还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。

而这时,王欢已经拔剑而出。

“嗡!”的一声。

剑出鞘!

虚空震荡,好像一块别剑劈开的帘布被剑从中间劈开。

无数剑气随着仙矿剑出鞘的那一霎,横扫而出,无数剑气,骤然爆发,虚空中发出劈哩啪啦的响声。

伊莉娜等人感觉一股凌厉的寒风袭来。

比蒙承受不住那剑气,噗通一声吐血,跪在地上。

与此同时,盖亚奇和拉里夫两人脸色大变,只见眼前剑光大闪,一道道剑气向他们袭来,剑的凶残,前所未见。

“不好!”

两人心里同时一紧,脸色骤然色变。

这人的剑好凶!

此人看上去如一片死水一样安静,可此人的剑,却如同烈火般凶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