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然不是那种爱背后说人长短的人,所以当下跟赵嬷嬷感慨了两句,也就过去了,没再继续谈温二姑娘了。

   不几天,秦姨娘儿子的童子试成绩出了来,如程维所料的那样,果然没通过,这可是让秦姨娘着急了。

   去年没通过也就罢了,好歹只有十二岁,今年可有十三岁了,这么大年纪,连童子试的第一步县试都没通过,县试上面还有府试,院试,通过了才是秀才,然后才能考乡试,会试,殿试等,后面的一个比一个难,就他这成绩,要一直这样下去,估计连秀才都考不上,毕竟接下来,儿子一年比一年大,马上在男女之事上就要开窍了,到时有房里人分心,不像现在这样纯粹,一心用功读书,就更难考上了,所以也难怪秦姨娘着急了。

   于是收到成绩的第二天,秦姨娘便来到了安然这儿,向安然哭求道:“公主,您发发慈悲,跟先生说句话,让他用心点教教二公子吧,您不说,他们总是不用心教。”

   原来秦姨娘想来想去,觉得自己儿子学业没长进,还是跟静安公主有关,因为听说新来的先生也跟公主关系很好,所以对方没好好教自己儿子,让自己儿子没考过,只怕又是公主跟对方说了什么,比如让对方不要好好教她的儿子之类,所以这会儿秦姨娘才这样说。

   但她不敢挑明地说那些人是安然指示的,所以只能这样迂回地说了。

   但她再怎么迂回地说,别人又不是傻子,也听的出来啊,所以当下安然听了不由皱眉,想着这女人想什么呢?她对付她儿子,还用得着这样费力?不说她是修士,对付她儿子的办法多的是了,单是她是得宠公主的身份,也用不着那么费力,对付个庶子,还要亲自上阵,让人不要好好教,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样的地位没搞清楚,把她对付个庶子这样的小事也想像得这样费力,倒跟那些不知道宫里情况的人想像着宫里娘娘们吃的好,就是东宫娘娘摊大饼、西宫娘娘剥大葱一样搞笑了。

   一边的赵嬷嬷看安然皱眉,知道主子听着不高兴了,当下也不用安然亲自上场,跟个姨娘斗嘴,落了下乘,已是站了出来,道:“秦姨奶奶慎言,什么叫我们公主不发话他们就不好好教?难道是我们公主不让他们好好教不成?”

   秦姨娘心里虽是这意思,但可不敢承认,免得静安公主死活不承认有这么一回事,到时借口自己诬赖她,不帮自己的忙就不好了,所以当下忙辩解道:“婢妾没这意思,就是觉得婢妾是个小人物,他们不将我放在眼里,我让他们用心点他们也不听我的,想着公主说说他们应该有用,才让公主帮忙说一下的。”

   赵嬷嬷听了她的话忍无可忍地道:“没哪个先生觉得自己没好好教书的,既然这样,你让我们公主跟他们这样说,这不明摆着要让我们公主得罪人吗?你是公主什么人,凭什么公主要为了你说得罪人的话?要说你自己说去。再说了,公主辛苦帮二公子找了个探花当老师,是你们自己不要的,现在又嫌新找的不好,那关公主什么事?”

   “嬷嬷说的对,就是嘛,是秦姨奶奶自己不要更好的程大人当先生的,现在堂弟考不取了那也是你自己的原因,怎么还好意思找婶婶帮这种忙。”

   刚好今天大房的二姑娘也在这儿,听赵嬷嬷提起被秦姨娘赶走、自己再也不好见面了的程维,就不由一肚子火,当下就这样附和道,听的秦姨娘极其不快,想着公主也就罢了,你是个什么东西,三天两头地找我的麻烦,是大房的嫡出姑娘就了不起吗?将来你们大房爵位到头了,要成普通人家了,我们定远侯府,可还是侯府,你一个将来是普通人家姑娘的人,也敢朝我这个侯爷的姨娘说不敬的话?也就是现在你们爵位还在,等你家爵位没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!

   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

   心里虽这样想着,但因眼下对方还是公爵之女,所以她倒不敢回嘴说什么,只在心里将温二姑娘又记了一笔。

   安然看赵嬷嬷替她说了话,也就没多话了。

   只心里想着,如果秦姨娘人好,她儿子也对她好,而不是有事没事就在背后说她的坏话,她肯定会帮忙的,毕竟的确是举手之劳,但是这个秦姨娘不是个东西,她儿子也有事没事就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,这样的人,她没收拾就不错了,还指望着她帮两个白眼狼?当她脑子进水了吗?

   而秦姨娘被赵嬷嬷和温二姑娘说了一顿,脸上挂不住,也没脸继续说了,于是当下就回了去。

   但她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,回去后就哭哭啼啼地找了定远侯,将安然她们给告了。

   “我就想让公主帮忙说一句话罢了,一句话的事,她都不肯帮忙,不但不帮,还让她身边的女官赵嬷嬷絮絮叨叨地斥责了我好一顿,又纵容着大房的二姑娘奚落我,侯爷您要为婢妾作主啊,二公子这么大了,还没考取功名,将来更难指望了,难道要叫孩子以后做个普通人么?看着哥哥和弟弟一个是伯爵一个是子爵,同是侯爷您的儿子,他却只是普通人,叫他如何接受得了?”秦姨娘越想越伤心,不由放声大哭起来。

   定远侯听了秦姨娘的话,不由皱眉,对公主也不由有些抱怨了。

   毕竟只是一句话的事罢了,怎么就不能帮忙了,都是自己的儿子,公主生的儿子有了前途,已不用他操心,其他儿子,他自然也想为他们谋一个前程,怎么公主就不愿意帮帮忙呢?她身为嫡母,到时她的儿子过着好日子,庶子过的不好,难道在京中她就能落个好名声不成?

   ——他们这时都没想过一个问题,那就是,他们的一切荣华富贵,都建立在定远侯的夫人是公主这事上,要是定远侯的夫人不是公主了,别说什么秦姨娘的儿子了,便是定远侯自己,也会被打回原形,成为普通人,到时,他们就是想抱怨,也抱怨不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