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坊内已经清场,大厅正中摆着一张赌桌,孤山赌王已经落座,脑袋上还缠着一个绷带,幽黑的脸色看不清什么情绪。

“来了。”

“来了。”

一个问一个答,语气平淡,并没有众人想像中的口水战,李东阳在孤山赌王对面落坐,淡淡问道“是一局定胜负还是三局定胜负?”

孤山赌王是个谨慎的主,对李东阳的提问充耳不闻,淡淡说道“我有二千一百万赌注,每局下注不得少于五十万,一方输光为止。”

“哟,看不出来还是个谨慎的主,怎么着,怕一局输了没法翻身?”李东阳笑嘻嘻问道,孤山赌王继续无表情。

“李东阳,不会是你怕了吧,敢不敢赌,一局不得少于五十万。”谢守智伸出巴掌比划。

“欠债不还的玩意儿,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,你的脸破到底有多厚?跟你老子一样是泥堆石砌吗?”李东阳送上白眼,一脸嫌弃。

谢守智被噎的直伸脖子,好吧,欠债不还成了他的软肋,握握拳头,恨恨道“谁说我不还了,有种等你赢了孤山赌王再说。”

“再说什么啊?再说你们就得光身离开靖国公府。”李东阳送上诡异的笑容,“你爹可是签了军令状,这次赌完就得还钱,不还就用房子下人老婆孩子抵债,呵呵,真期待啊。”

李东阳一想到那场面就热血沸腾,把靖国公的老娘送上拍卖台,一文起价,不知道有没有人买,应该有吧,太后皇后也不能干看着不是。

孤山赌王对二人的谈话毫无兴趣,淡淡问道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

闺蜜的那些大事

“可以,你请,我身份尊贵不做粗活,你摇骰子。”李东阳笑嘻嘻说道。

孤山赌王嘴角抽了几下,认真的盯着李东阳看了好一会,真不知道李东阳哪来的自信,突然孤山赌王咧嘴笑了。

“遇到我,我会教你输字怎么写。”孤山赌王严肃认真的说道。

四周响一阵议论声,有人说孤山赌王胜,也有人说李世子赢,各自支持自己看好的人,很快形成两个队伍。

许俊才几人站在李东阳身后挺着肚子喊加油,扯着嗓子红着脸,还没开场先比谁的声音大。

谢守智站在孤山赌王身侧挥着拳头呐喊,担任了拉拉队的急先峰,场面那叫一个热闹。

“押大小,你请。”李东阳懒的废话,拿出了一叠欠条在手里摇啊摇,问道“这些欠条可以当银票使吧?”

“可以。”孤山赌王面无表情的回道,手已经开始晃动,不止手臂在动,就连身体都在跟着晃动,每一丝力道都用的恰到好处,有张有驰。

随着一声啪的一声落在桌上,骰子定格在桌面上,现场一片安静,众人的视线集中在李东阳身上。

李东阳拿着手里的欠条,笑嘻嘻说道“二千万,押大。”

“押定离手,不得反悔。”孤山赌王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他很清楚里面是一二三小,本以为李东阳耳力过人,现在看来不过如此。

李东阳身后响起大大大的喊声,而孤山赌王身后则是小小小,擂台开启,又拼了一波力气。

“开!开!开!”

随着李东阳伸手请孤山赌王开蛊盖,四周响起疯狂的嚎叫声,一个个兴奋的眼睛都红了,一把两千万啊,不知道他们此生有没有机会过把瘾。

“你输定了。”谢守智指着李东阳叫道。

“你说输就输,你算老几。”石头撇嘴道,别人怕谢守智身后的势力,石头可不怕,他有世子罩着呢。

“手下败将也敢言勇,切!”李东阳送上嘲笑脸,笑的谢守智磨牙。

“开!”谢守智说不过李东阳主仆,于是把气撒在孤山赌王身上,低声道“你要是敢输,我弄死你。”

孤山赌王送上一个冷漠的眼神,他早就活腻了,如果不是谢家抓住了他在乎的朋友,说不得这会已经跟谢家拼命,敢威胁他!

孤山赌王心里腹诽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,猛然打开盅盖,得瑟的盯着李东阳,自信的笑容在脸上绽放。

四周响起一片哇声,个个张大嘴巴,眼神在孤山赌王脸上与骰子之间来回移动,很想问上一句你得瑟什么呢?

“孤山赌王你个混蛋,你是不是李东阳派来的卧底?”谢守智当时急眼,抓住孤山赌王的衣领对着右眼就是一记老拳。

李东阳笑嘻嘻从桌上收起两千万的银票塞进怀里,这可是能兑换成银子的好东西,当然欠条也会收回来,那个可以拿着讨债。

孤山赌王被打懵了,眼神落在桌面,只觉得遍体生寒,这怎么可能,他明明摇的是一二三,怎么会变成四五六?

“这,这不可能,我摇的是一二三,”孤山赌王的目光从骰子上移开,落到了李东阳脸上,大声叫道“是你,是你出千。”

“证据?如果你没证据就是污告,当心我打死你。”李东阳挥挥拳头,声音不响却清晰的传进众人耳中。

于是哇哇感叹的大厅变成了骂场,有人大骂孤山赌王输不起,也有骂孤山赌王无耻,他赢就正常,别人赢就是出千,这天下有这道理吗?

事实是没有这道理,所以孤山赌王知道自己败了,而且还要把自己的命输在赌桌上的败,就算李东阳不要他的命,靖国公也不会放过他。

想想被抓的朋友一家,孤山赌王内心升起无边的悔意,这一生就不应该沾赌,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。

谢守智气的脸都白了,又一记老拳砸在孤山赌王的脸上,恨恨道“我警告你,输的后果你承受不起,赶紧给老子赢过来。”

“谢守智,见过不要脸的,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,有本事你坐下来赢我啊。”李东阳笑嘻嘻骂道,脸上尽是戏虐。

谢守智不想看那张招人恨的笑脸,只恨恨盯着孤山赌王,他手里有底牌,不怕孤山赌王不尽力。

“我只有一百多万,李世子觉得可以摇几局?”孤山赌王试探性问道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