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叶嘉衍的手上,挂着一个大闸蟹。

江漓漓看得一愣一愣的,“叶嘉衍,、居然有这种兴趣爱好?”

“江漓漓,”叶嘉衍咬着牙,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,“看清楚!”

江漓漓定睛一看——哪里是叶嘉衍手上挂着一个大闸蟹啊,分明是大闸蟹钳住了叶嘉衍的手,也许是因为疼痛,他的眉心已经快要皱成一个“川”字了。

她更加不解了,“好端端的,怎么被大闸蟹夹到手了?”

叶嘉衍没好气地说:“问它!”

“……的意思是都是大闸蟹的错吗?”

“不然呢,难道是我的错?”叶嘉衍忍着指尖传来的剧痛,“给我找双手套。”

江漓漓一秒反应过来叶嘉衍要干嘛,“想戴上手套把大闸蟹扯下来?这样好像是不行的。”

大闸蟹突然再度发力,叶嘉衍的眉头皱得更深了,“那要怎么样?”

江漓漓也没什么好方法,走过来,突然灵机一动,说:“我Google一下!”

房间里的甜美性感

叶嘉衍:“……”

江漓漓葱白的长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了几下,末了走到流理台边,拿了个大玻璃盆接了半盆水端过来,示意叶嘉衍,“把手放进来。”

“……”叶嘉衍怀疑地看着江漓漓,迟迟没有动作。

江漓漓懒得解释,抓着叶嘉衍的手就往玻璃盆里按。

一碰到水,大闸蟹就像搁浅的小鱼再次回到海里,一下子松开叶嘉衍的手,欢快地游到一边去了。

“怎么样,Google靠谱吧!”

江漓漓得意了不到一秒,脸色就凝固了——

叶嘉衍的伤口在不断地往外渗血,他整个手指头都被鲜红染红,还有血珠不断地滴进水里,画面怵目惊心。

“愣着干什么?”叶嘉衍按住伤口,“把医药箱拿过来。”

江漓漓拿来医药箱,发现叶嘉衍的血通过按压并没有止住。

伤口比她想象中还要深。

她剪了一截纱布,简单包扎了一下叶嘉衍的伤口,说:“去医院处理。”

“大惊小怪。”叶嘉衍说,“不去。”

“这么深的伤口,还是海鲜夹伤的,必须去医院。”江漓漓收拾好医药箱,威胁道,“不去我就给爷爷打电话。”

叶嘉衍眯了眯眼睛,“敢?”

“我敢啊。”江漓漓一副底气十足、无所顾忌的样子,“我刚才就说过,我不怕了。”

叶嘉衍:“……”

江漓漓不给叶嘉衍反应的机会,接着说:“我去开车,穿好外套出去找我。”她话音刚落,就转身往外跑。

叶嘉衍看了看包着纱布的手指,鲜血早已将纱布染红,血迹甚至有渗出来的迹象,伴随着一阵阵尖锐的刺痛感。

这种感觉,其实并不好受。

去一趟医院也无妨。

江漓漓把车从车库开出来,叶嘉衍一上车,她立刻踩油门。

晚上车少,江漓漓的车技也已经趋于成熟,很快就把叶嘉衍送到医院。

私人医院,虽然设了急诊,但病人远远不像公立医院急诊那么多。

今天的急诊医生,是心内科的郝主任,也是老爷子的主治医师。

郝主任一下子认出叶嘉衍,忙忙问:“叶先生,怎么了?”

“被大闸蟹夹到手指头了,伤口有点深。”江漓漓说,“郝主任,麻烦帮他看看。”

“好。别着急,我先看看。”

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主任让叶嘉衍去拍个片子,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残留在伤口里。

片子显示伤口很干净。

“那消毒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就好了。”郝主任一边开单子一边问,“不过,叶先生,怎么会被大闸蟹夹到手啊?”

江漓漓也看着叶嘉衍,表情比郝主任还要好奇。

她也想不明白,叶嘉衍明明是进去煮馄饨的,怎么招惹到大闸蟹了?

叶嘉衍没有理会江漓漓,淡淡地回答郝主任,“意外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郝主任假装听懂了,把单子递给江漓漓,“去隔壁的护士室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

“谢谢郝主任。”江漓漓拉着叶嘉衍往外走,出了急诊室,悄悄问,“真的是意外吗?”

叶嘉衍顿住脚步,看着江漓漓,说:“不是。”

“咦?”江漓漓追问,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叶嘉衍冷哼了一声,“都怪。”

“……”江漓漓比躺着中枪还要无辜,“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?”

“不让我去煮馄饨,我怎么会受伤?

”叶嘉衍气场迫人,逼近江漓漓,“不怪怪谁,嗯?”

“……”

江漓漓被反问得连连后退。

好吧,那就都怪她。

所以,叶嘉衍到底是怎么被夹伤的啊?

江漓漓并不知道,叶嘉衍根本没打算告诉她答案。

他带着怒气走进厨房,看见流理台上养着几只大闸蟹。

应该是张姨为今天的晚餐准备的,他和江漓漓没有回家吃饭,张姨就把蟹养起来了。

他当时很不爽,看见那几只小东西生龙活虎地在那里爬来爬去,伸手拨了拨其中一只。

万万没想到,这东西像极了江漓漓,看起来天然无害、没什么攻击力,一旦惹到它,竟然也能给人致命的反击。

再后来的事情,江漓漓都亲身参与了。

护士室里坐着两个年轻的护士,叶嘉衍一进来,两个女孩嗖地站起来,其中一个抢先开口:“先生,把单子给我看看。”

江漓漓跟在叶嘉衍后面进去,递出单子,说:“他只需要简单地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两个护士看见江漓漓,眼里的光暗了一半,接过单子,“郝主任写得很清楚,先坐下。”

叶嘉衍坐到沙发上,突然问江漓漓:“会不会?”

“什么?”江漓漓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这时,护士把准备好的东西推过来。

叶嘉衍看了看医护推车上的东西,说:“处理伤口。”

江漓漓点点头,“简单的我会啊。”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什么,想推翻自己的话,却已经来不及了——

叶嘉衍满意地勾了勾唇角,“既然会,来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江漓漓委婉地推辞,“按照医院规定,好像不可以吧。”

叶嘉衍显然不打算遵守什么规定,“我说可以就可以。”

护士算看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,说:“小姐,来吧。需要用到的东西都准备好了,我在旁边看着,放心处理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漓漓费解地看了看叶嘉衍,不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这个人的脑回路……有时候真是奇特得可以。

好在她是真的懂一些基础护理知识,很快就替叶嘉衍处理好伤口,重新给他包上纱布,最后恶作剧地给纱布绑了个蝴蝶结。

叶嘉衍看了看,竟然没说什么。

一个大直男的手指头打着一个蝴蝶结,他居然没有意见!

他还是一个合格的直男吗?

护士收拾好东西,递给江漓漓一张单子,“去缴费拿药就可以了,回去后注意伤口不要碰水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江漓漓不自觉地挽住叶嘉衍的手,带着他往外走,“我去交费,到急诊处门口等我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两人走出护士室,江漓漓这才反应过来什么,趁着叶嘉衍还没发现,不动声色地抽回手。

幸好他这次反应迟钝。

不然她又要被扣一个想占他便宜的帽子了。

缴费处和取药处都没什么人,江漓漓交了钱,到窗口拿好药,刚想去找叶嘉衍,耳畔就传来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:

“江漓漓!”

徐律师的声音?

江漓漓循声看过去,看见怒气冲冲的徐律师朝她走过来,直接打掉她手上的药袋,低吼了一声:

“这个贱

人!”

徐律师看起来已经理智尽失,不管他做出什么,江漓漓都不会意外。

她有些害怕,毕竟论体力,徐律师可以完虐她。

她只能极力保持冷静,“徐律师,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不在这里能去哪里?”徐律师揪住江漓漓的衣领,“只要拿下何总这个大客户,我就可以升合伙人了!我上次来医院,何总明明答应跟我签委托合约了!可是现在,他说什么都不跟我签,我只能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重新开始……”

原来徐律师和莫倩倩上次来这里,是来见那个大客户的。

“徐律师,放开我。”江漓漓克制着声音里的颤抖,“否则连二线城市都去不了!”

“威胁我?我已经这样了,居然还威胁我?”徐律师握紧拳头,“好啊,我们俩谁都不要混了!”

江漓漓看见徐律师眸底的决绝,当下就知道,徐律师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果然,下一秒,他挥起了拳头——

药房里的护士冲出来,尖叫了一声,喊道:“快叫保安!”

江漓漓毫无反击之力,内心一阵绝望——

就算保安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,也来不及了。

她闭上眼睛,预料中的重击却没有袭来,反而听见一声惨

烈的哀嚎——

“嗷!”

“草,他妈谁啊?”

是徐律师的声音。

江漓漓意外地睁开眼睛,看见身前站了一个人——

质感上佳的黑色大衣,笼罩着他颀长挺拔的的身躯。

哪怕只是一个背影,他也能给人极大的安全感。

是叶嘉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