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笑在花园里等了一会儿,便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她立即转头,却见来人是沐沐。

沐沐显然是冲她来的,她站起身来,大胆的对上沐沐的眼神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沐沐问。

“笑笑。”

“我问你的大名。”

笑笑脑子转了一个弯,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她一点也不喜欢沐沐,谁又能喜欢把自己当面团的人呢。

“你……”沐沐还有话想说,相宜“噔噔”跑过来了。

“你别再吓唬笑笑了!”相宜很够义气的挡在笑笑前面。

沐沐的俊脸上掠过一丝无奈,“我只想知道她的大名是什么。”

相宜愣了一下,说起来,她都从来没问过笑笑的大名呢。

“可她不愿意告诉你,你不能勉强她。”相宜很公道的说。

热裤紧身校园美女惊鸿美颜清纯图片

她有什么事不想说的时候,爸爸妈妈也不会勉强她呢。

沐沐犹豫片刻,转身走开了。

相宜转过身来安慰笑笑:“你放心,沐沐哥哥不会坏人,他只是表情单一了一点而已。”

“表情单一?”笑笑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。

“嗯,就是喜欢摆出冷冷的表情。”

笑笑点头,这个说法还挺准确的。

“笑笑,你的大名叫什么呢?”相宜问。

“冯思琪。”

相宜点点头,“很好听哎。”

被好朋友夸奖,笑笑一脸开心。

相宜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递给笑笑:“这个送给你。”

笑笑将盒子打开,顿时眼前一亮,里面有很多东西,漂亮小发夹、彩色弹珠、糖果、珍珠手串等等,都很漂亮。

“这是我的宝物盒,平常看到漂亮的东西我都会攒在这个盒子里,”相宜微笑的看着她:“现在送给你了,你在国外的时候想我了,这些宝物就代表我陪着你了。”

“谢谢你,相宜。等我回来,马上来找你玩儿。”笑笑心头暖洋洋的。

相宜笑着点点头。

这时候,花园大门开进一辆车来。

笑笑一眼认出来:“是高寒叔叔的车,我妈妈来了!”

相宜拉上笑笑,往花园的车库跑去。

冯璐璐一打开车门,便看到两个小人儿抬头朝车上望着。

“笑笑,相宜!”她一下子把两人都抱住了。

“璐璐阿姨,我的马术课快上完了,等你从国外回来,就教我爬树吧。”相宜对她说。

冯璐璐连连点头,只是觉得可惜。

马术课上完后,会有相宜的一个马术表演,她可能赶不上去捧场了。

“到时候你可以看视频啊。”相宜安慰冯璐璐,语气像个小大人。

冯璐璐忍俊不禁:“谢谢相宜安慰我,我觉得心头的遗憾少了很多呢。”

话说间,高寒也下了车,手中拿着冯璐璐收拾好的行李袋。

冯璐璐接过行李袋,一边往前走一边拉开行李袋一侧的拉链,再次检查证件是否带齐全。

其实在家已经检查好几次了,她这纯属心里不放心。

没想到,这一检查发现了问题!

她的护照不见了!

她急忙翻遍整个行李袋,又把高寒的车子找了个遍,还是没有看到。

怎么可能!

怎么可能!

她明明检查好几次,才放进行李袋的!

“你先冷静,”高寒镇定的说道,“你想想,从下楼到停车场,你还去过什么地方,碰上过什么人?”

“我没去别的地方了,我……”冯璐璐忽然想起来。

她进电梯的时候,有一个年轻小伙子,带着鸭舌帽和墨镜,从电梯里走出去。

与她擦身而过。

而高寒因为检查门锁的情况,慢进了一步。

真的就那么一步。

所以她没有多想。

现在看来,难道那个小伙子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就把行李袋里的护照偷走了?

这世界上真有神偷?

高寒思索片刻,“现在有两种可能,第一那个小伙子的确是神偷,第二,你的护照落在了家里。”

冯璐璐也镇定下来,忽然笑了:“肯定是落在家里了,神偷什么的,只有电影里才有。”

高寒瞧见旁边两个一脸呆怔的孩子,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态度转变。

“等会儿吃完饭,我陪你回去拿。”说完,高寒一手抱起相宜,一手抱起笑笑,朝别墅走去。

“高寒叔叔,你力气好大啊!”

“比大力士还大!”

两个孩子刚才的确被大人的情绪给吓到了,但很快又抛到脑后,快乐起来。

冯璐璐松了一口气,跟着走进别墅。

十分钟后,冯璐璐和高寒、陆薄言、沈越川聚到了书房,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办。

“我认为这是陈浩东设下的圈套!”冯璐璐从头到尾想了一遍。

“怎么样的圈套?”陆薄言问。

“他想先把我调出去,然后再想办法把笑笑调出去,这样他才有机会对笑笑下手。”虽然她还想不明白陈浩东要怎么实施这个圈套,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陆薄言点头:“有几分道理。”

“我们帮他实现这个圈套。”高寒忽然说,“而这也是抓住他的最好时机。”

“怎么做?”沈越川问。

“他想调冯璐璐出去,就让她出去,他必定会有第二步的行动。”高寒冷静的推断。

当然,这个“让她出去”,并不是真的让她出去。

而是由高寒的人扮成冯璐璐的样子坐在副驾驶位上,和高寒一起赶往她家。

而冯璐璐,则带着笑笑留在这里。

高寒带着手下离去了。

萧芸芸带着孩子们在小餐厅里吃饭,不时传出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

大人们围坐在大餐桌前,面对一桌美食却无人动手。

大家都在等待陈浩东会出什么招。

“叮……”忽然,客厅里响起一阵电话铃声。

家里留有座机,是沈越川为了防备不时之需。

但这座机似乎从来没响过,此刻这样的时间响起,显得尤其刺耳。

保姆走上前接起了电话:“您好,请问您找哪位……?您找笑笑?”

闻言,冯璐璐立即站了起来。

众人也都将目光转向电话。

保姆对上他们的目光,不知道怎么接话。

陆薄言冷静的对保姆点点头。

保姆继续说道:“您请稍等……”

冯璐璐一言不发,从小餐厅里将笑笑带了出来。

笑笑接起电话,语调是平常的天真可爱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妈妈?妈妈去拿护照了……哦,你是我妈妈的什么朋友?现在去花园门口吗,哦,好。”笑笑挂上电话。

冯璐璐紧张的问:“笑笑,他有没有吓唬你?”

冯璐璐很抱歉,但如果不让笑笑接这个电话,陈浩东是不会上钩的。

好在接电话之前,冯璐璐已经对她做了很多心理建设,所以笑笑没有表现出害怕或者紧张。

“他说有礼物要送给我,让我从花园门口出去,就会找到他。”笑笑摇头,表示没被吓唬到。

“陈浩东,嚣张至极!”萧芸芸忍不住骂道。

竟然骗到她家里来了!

一个手下匆匆走到陆薄言身边,小声说道:“陆总,定位到了,三百米外。”

陆薄言冷下眸光:“立即带人过去,通知高寒!”

陈浩东的计划很明显了,将笑笑骗出去带走,再来威胁冯璐璐获取信息。

不得不说这一招算是高明,如果他们没有识破他的阴谋,这会儿他们正在喝酒聊天,谁会注意到笑笑接了一个电话?

陆薄言和沈越川、苏亦承往外走去。

冯璐璐抱住笑笑,柔声安慰,“没事了,笑笑,和小朋友去玩吧。”

笑笑点头,跑回小餐厅,却发现沐沐从小餐厅的后门快步离去。

“陆叔叔!”

陆薄言和沈越川、苏亦承走到花园,忽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叫声。

陆薄言回头,疑惑的皱眉:“沐沐?”

沐沐快步上前:“陆叔叔,你们要去抓东子叔叔吗?”

陆薄言眸光一沉,沐沐是认识陈浩东的,说他们之间有些叔侄情分也未尝不可。

“沐沐,大人的事你暂时不要管。”沈越川以为他要为陈浩东求情。

然面却听沐沐说道:“陆叔叔,笑笑是东子叔叔的女儿。”

闻言,陆薄言和沈越川、苏亦承都是一怔。

“沐沐,你确定?”陆薄言问。

沐沐点头:“她说她叫冯思琪,我还有些不确定,但我看了很久,确定她就是东子叔叔的女儿。”

几年前,她的名字还叫“琪琪”,她经常来找他一起玩。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着“沐沐哥哥”。

笑笑当初也是被绑,小小年纪遭受惊吓,颠沛流离,使得她比同龄的小朋友瘦弱了许多,幸好后来有冯璐璐养着她。

陆薄言等人不禁有些疑惑,但是转念一想,冯璐璐现在的情况就是当初陈富商造成的。

难道,东子的女儿是陈富商绑来的?

他和东子之间有过节,想拿他的女儿作要挟?

所有人都若有所思,东子这次来a市,就是来找自己的女儿。

没想到造化弄人,他想杀的人,居然抚养了自己的女儿,如果当他得知真相的时候,不知他会是什么表情?

“沐沐,这件事你暂时别告诉任何人,”陆薄言交待他,“等我们抓住了陈浩东,再将这件事告诉他,让他们父女相认。”

沐沐点头,目送三人快步离去。

他转回头来,准备折回小餐厅,身子却陡然一震。

笑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。

“陈浩东是谁?他是我爸爸吗?”笑笑问,“他们要去抓我爸爸吗?”

沐沐没想到她竟然跟了出来,但他神色镇定:“你听错了,我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xs1234

2915章 陈浩东落网

笑笑没说话,心里却在想,大人们说话不想让小孩子听到的时候,就会说这件事跟小朋友没有关系。

但她刚才明明听到,沐沐说陈浩东是她的爸爸。

之前妈妈教她接电话,说的是让她帮忙一起抓坏蛋。

她知道的,妈妈和高寒叔叔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抓坏蛋。

这个坏蛋就是陈浩东,陈浩东是她的爸爸!

他们抓到他后,会打死他吗?

她不要爸爸死!

“走啦,回去吃饭。”沐沐抓起她的小胳膊,将她拉回了小餐厅。

“沐沐哥哥,帮我打开好吗?”相宜递过来一罐果汁。

沐沐低头将果汁打开。

再抬头,只见冯璐璐走了进来,眼里露出一丝疑惑:“笑笑呢?”

她将手中餐盘放下,四下看了一圈,都不见笑笑的身影。

沐沐惊讶的站起来,怎么一眨眼的功夫,笑笑就不见了!

冯璐璐赶紧楼上楼下的找了一圈,都不见她的身影。

来到花园一看,沐沐也在叫着:“冯思琪,冯思琪!”

萧芸芸和洛小夕闻声都出来了,“怎么回事?”

几人走到一起,冯璐璐见沐沐脸色不对,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“沐沐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她立即问道。

“沐沐,究竟怎么了?”萧芸芸也问。

洛小夕探究的目光也落在了沐沐脸上。

沐沐答应过陆叔叔不说的,但现在不说不行了。

“冯思琪她……她可能听到我和陆叔叔说的话。”

“什么话?”冯璐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陈浩东……东子叔叔是她爸爸!”

闻言,洛小夕、萧芸芸和冯璐璐都愣了。

“不可能!”冯璐璐立即否定,她不可能跟陈浩东生孩子啊!

萧芸芸诧异的看向冯璐璐:“璐璐,你还不知道璐璐不是你亲生的?”

什么!

冯璐璐突然感觉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正中她的额头……

“阿姨,你们快去找冯思琪,”沐沐催促道:“她就是东子叔叔的女儿没有错,她肯定是去找东子叔叔了!”

陈浩东还不知道这个,如果伤着了笑笑……冯璐璐倒吸一口凉气。

她现在顾不上亲生或者不亲生,阻止更大的悲剧发生才是当务之急。

她拔腿朝外跑去。

“芸芸,你和简安照顾好孩子们。”洛小夕交待了一句,快步朝停车场跑去。

她开出她的车子,在大门口拦住冯璐璐,“上车。”

冯璐璐坐上了车,却忍不住浑身颤抖。

好几次她拿起电话,手指却对不准解锁区。

“要给谁打电话?”洛小夕问。

“高……高寒……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他。”

第一时间,她仍然想到的是高寒。

不管她承不承认,高寒在她心里,永远是最具安全感的代名词。

洛小夕拿出电话,打给了高寒:“高寒,马上调头,笑笑是陈浩东的女儿。”

她简短的将事实对高寒说了一遍。

高寒沉默几秒,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,“冯璐呢?”

第一时间,他问的也是冯璐璐。

“她现在只求笑笑安全。”他们所有人

求的都只是这个。

“我会想办法。”高寒简单但有力的承诺。

洛小夕放下电话,“高寒会赶过去。”她对冯璐璐说道。

冯璐璐点头,心里的慌乱顿时减弱许多。

车子开出两公里左右,她们看到了陆薄言等人的车停在路边。

路边两侧是连绵起伏的小山丘,其中一侧人影攒动,灯光闪烁,显然,陆薄言他们在此围住了陈浩东。

冯璐璐和洛小夕下车往里赶,但被陆薄言的人拦住了。

“洛小姐,冯小姐,里面很危险。”陆薄言的手下说道。

“有孩子吗,看到笑笑了吗?”冯璐璐着急的问。

手下疑惑的摇头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笑笑跑出来了,她一个人跑出来找陈浩东了!”冯璐璐急得声音都变调了。

手下马上意识到事关重大,“你们跟我来。”

他领着冯璐璐和洛小夕去找陆薄言,途中,却听到一个稚嫩的喊声:“陈浩东,陈浩东……”

冯璐璐浑身一颤,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是笑笑的声音!

“笑笑,笑笑!”冯璐璐大声喊:“你别动,危险!你别动!”

笑笑停了一下,又喊起来:“妈妈,妈妈你在哪儿?”

洛小夕忽然想到:“笑笑不是有电话手表吗,你快定位!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冯璐璐赶紧拿出手机,定位笑笑的电话手表。

别墅区的山里信号充足,她很快就找到了定位,距离她大概五百米左右。

两人跟着定位快步往前。

“小夕!”忽然,苏亦承带着两个人匆匆走了过来。

“亦承!”洛小夕急忙告诉他,“我们距离笑笑只有两百米了!”

“手机给我,你们不能过去,危险。”苏亦承说道。

然而,冯璐璐手机上原本不动的定位,忽然动了起来。

“笑笑!笑笑站着别动!”冯璐璐担心不已,赶紧追了过去。

苏亦承让身边手下赶紧跟上。

“亦承……”洛小夕紧张的握住了苏亦承的手。

她不是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,但面对陈浩东这种亡命之徒,而且事关身边的好朋友,她没法不紧张。

苏亦承揽住她的肩头,“这里都是我们的人,不要担心。”

“陈浩东呢?”洛小夕问。

“他躲在这里面,暂时不知道具体位置。”

洛小夕忽然想到一个办法:“我们喊话他一定能听到,是不是?我们告诉他,笑笑是他的亲生女儿,他就不会伤害她了!”

苏亦承摇头:“这时候告诉他,他不会相信。”

他只会认为,他们是故意在欺骗他。

“那怎么办?”洛小夕担忧。

只听一阵“嗡嗡”声从上空飞过,是无人机飞过去了。

苏亦承抬头望了一眼:“无人机上装有热成像设备,很快我们就能知道他躲在哪里。”

“笑笑!”冯璐璐轻唤几声。

定位软件显示,她和笑笑只相隔二十米左右。

“冯璐璐,不准动!”忽然,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。

是陈浩东的声音。

跟在冯璐璐身边的两个手下立即拨枪,对准声音发出的地方。

陈浩东冷笑:“我距离孩子只有十米,

想比一比谁的枪快吗?”

冯璐璐的手机立即收到洛小夕的短信:陈浩东距离笑笑只有十米左右,距离你二十米!

这是热成像软件上看到的。

冯璐璐、陈浩东、笑笑形成了一个三角形。

冯璐璐心中骇然,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:“陈浩东,你别冲动,不要铸成大错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笑笑,就是你的亲生女儿!”冯璐璐说出真相。

“妈妈,陈浩东真的是我爸爸!”笑笑也听到了,稚嫩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欢喜。

但下一秒,这份欢喜又转为了担忧:“妈妈,叔叔可以不打我爸爸吗,他会疼。”

面对孩子这份与生俱来的善良,冯璐璐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陈浩东也沉默了。

这时候,冯璐璐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是陆薄言的人在靠近陈浩东。

陈浩东忽然怒骂:“冯璐璐,你以为我会相信你!谁敢过来,我马上打死这孩子!”

“砰!”他真的对天开枪,以示警示。

“哇!”笑笑被吓哭了。

“笑笑!”冯璐璐心如刀绞,她顾不上许多,飞快冲上前去。

终于,她看到了那个小身影。

近了,更近了……

“冯璐璐,你再往前我开枪了!”陈浩东大声威胁。

最后的距离,冯璐璐往前一扑,又迅速爬上前,顾不上满身狼狈,将笑笑紧紧抱入了怀中。

“妈妈!”笑笑的哭声更大。

冯璐璐将她紧紧抱住,不断安慰:“别怕,笑笑,妈妈在这里。”

忽然,一个更大的怀抱将她们俩抱住了。

熟悉的声音低沉着说道:“别怕。”

是高寒来了。

冯璐璐不由眼角发热,心头的紧张和惶恐顿时全部落下了。

不远处立即传来一阵动静,无人机带着一束强光陡然照下,照亮了不远处的草堆。

好几个人扑过去,将陈浩东围住。

笑笑被动静吸引,正要转头去看,高寒抬手捂住她的眼睛,将她的小脸转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