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天逸无语的摇头。

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?还让不让人低调了?

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参加一个巅峰会而已,不想惹事,也不想被人招惹,开完会就会华夏,然后跟几位大老婆小老婆滚床单滚出一个新世界而已。

怎么就不行了呢?

本大神不想跟们这群蝼蚁一般见识,们还没完没了了是吧!

在无数的恨不得将自己吃了的延伸环绕之中,张天逸再也忍不住了。

他缓缓起身,一步步走出了坐席,沿着台阶,缓缓走向了竞技场。

“各位,我知道们都是怎么想的!不就是看不惯我张天逸年纪轻轻却实力强大吗,不就是羡慕我张天逸长相一般般却是身边美女无数吗,不就是嫉妒我张天逸明明是一个人,但拥有的名望,却是胜过们一群吗?”

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谁让们自己一个个都不争气呢?谁让们自己一个个没本事呢?事实就摆在眼前,们再羡慕嫉妒也没有用,只能……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呀!”

他一边缓缓踏步而行,一面高声说道,言语之犀利,丝毫给他人面子。

麻痹的反正是不能低调了,那索性就高调个够!

既然是们非要自找没趣,那我张天逸,就不妨好好嚣张一回。

小女生居家清新俏皮写真

人生得意须癫狂,强敌环伺莫发慌。

前途尽是蝼蚁辈,不嚣张谁嚣张!

他伸手在虚空一抓,旁边的座位上,一瓶美酒立刻自动飞起,被他一把抓在手中。

啵的一声,瓶塞飞出,张天逸一仰头,美酒灌入口中,啧啧有声的舔了舔牙齿。

扔开酒瓶的瞬间,他的身上,已经有耀目的光辉闪现,他的身体直接从原地上消失,再次出现时,已然是在竞技场的边缘。

原本喧嚣的场面,立刻静止了下来。

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了中央,那正一脸笑容的少年。

而此时此刻的张天逸,已然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不就是想要找我张天逸打一架吗?不就是想要借这个机会,试探一下我的实力吗?”

“们不就是再怀疑,我张天逸怎么可能像是传闻之中的那么强大吗?们不就是想要在几位女生面前表现一下吗?”

他目光轻蔑的从欧文的脸上,扫过,然后,又从其他的所谓天才的脸上扫过。

“们知道吗,人生最最可悲的事情,并不是一个人有多么弱小,而是一个人已经很弱小了,他竟然还不自知!明明自己已经很弱小了,却还要去乐此不疲的挑战那些,更加强悍的存在!”

“不就是想要跟我打架吗?来吧!反正们这些人,在我眼中都是垃圾!”

他的话音落下,周围立刻爆发出了轰鸣之声,几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愤慨之色。

甚至已经有人咬牙切齿,怒火喷发,忍不住要动手!

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张天逸居然会狂傲到这种程度!

就算牛逼,就算实力强悍又能如何?

这不是在打脸某一个人,而是在打脸全世界!

这是将全天下的人,都不放在眼中啊!

“张天逸,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,这里高手前辈无数,这里还轮不到嚣张!”

“不错,简直太不知道礼仪了,竟然当着这么多的前辈,说出这么混账的话!”

“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?有本事别下去,等会老子上台,打一个满地找牙!”

无数人纷纷愤怒的吼道。

尤其是众多国家团队之中,那些带着后辈前来见识场面的老一辈强者们,更是一个个愤怒无比。

能够来到这里的,无论是天资还是修为,都是他们值得自负的存在。

绝对没有一个庸才!

这些后辈们,从来都是自己挂在嘴边,四处夸赞的存在,更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脸面, 更是自己到处吹嘘的接班人。

但现在,这些被自己百般呵护的天才,却在这里,被张天逸,活生生,骂成了垃圾。

这口气不能忍,是可忍孰不可忍,鬼忍了我也不能忍!

“怎么,我说错了吗?”

“们这里的人,有一个算一个,难道不知道我张天逸,之前都干过什么?”

“就算是个傻逼,也知道本少爷跟们这些废物,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。麻痹的您们还要死要活的向我挑战,究竟们不要脸,还是想要打我的脸?”

张天逸傲然大笑说道,气势冲天,无形的威压,瞬间从他的体内,轰然爆发,席卷周天。

“就们这些废物, 竟然也还敢跟我打赌?”

“们最好收敛一点,让们各自的长辈们,不要不知天高地厚的答应这样的赌注,否则的话,们以后想要看美女,就只能来华夏了!”

轰!

张天逸的话,顿时让无数人眼中冒出火光。

太憋屈了,太嚣张了,太不给面子了,这样的气,是个人都忍不住啊!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原本静静坐在座位上的白小妖忽然淡淡一笑,身形一闪的离开了座位,身姿摇曳的向着竞技场走去,一只手的手指捏着一块小蛋糕,另一只手这是捏着一杯斟满的酒水。

她顾盼生姿的扫视了周围一眼,就这么一脸媚态身姿款款的走到张天逸身前,将杯中的美酒倒入自己口中,然后,她用自己宝石一般的嘴唇,在酒杯的边缘,轻轻的尝了一口。

但就是这一口,却是在那酒杯的边缘,留下了一个,如同樱桃一般,小巧玲珑的唇印。

张天逸接过酒杯,先是在白小妖脸上,扫了一眼,然后,就着白小妖留下的玲珑唇印,将这杯中酒,一饮而尽!

“嘶!”

张天逸砸吧了一下嘴唇,露出了一个享受到了极点的表情,似乎有些意犹未尽。

无数人疯狂了。

麻痹的那可是女神的唇印啊,让老子舔一下,死也甘心了。

但这还不算完,白小妖柔媚的目光再次往四周一扫,有悠悠然的,将手中的小蛋糕,送到了张天逸的嘴边。

后者自然是不会客气,一口就将这糕点吞下。

也不知是故意还是不小心,他的嘴巴张的太大,他的舌头嘴唇不小心触碰到了白小妖捏着糕点的手指。

白小妖那精致到了无法形容的小脸蛋,立刻一片绯红,但,接下来,她就这般红着脸,带着无限的娇羞,将被张天逸触碰到的手指,缓缓的,凑到了自己的嘴唇,轻轻的,舔了一下!

那红红的嘴唇,也不知道是在舔手指上残余的糕点碎末,还是在舔其他的什么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