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大夫是老大夫,当然认得人参啊,连连点头,“是,是,这是人参,而且还是好人参,难得你能挖的这么完整,一根须子都没断!”

“我爹治病只用了一根须子就五两银子,这么贵,我当然舍不得挖坏须子了!”孙盈盈煞有介事地说,“我可是趴在地上挖了一个多时辰呢,用树枝,一点一点的抠出来的。”

“哈哈,你这丫头有意思。”吴大夫笑眯眯的,“不仅仅一下子能记住人参的样子,还能挖的这么好,可见是个机灵的。想学医术吗?”

孙盈盈正想着怎么给自己的医术找个借口呢,现在吴大夫送上门的,她当然乐意,立即跪在地上,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“盈盈,可别胡闹,唐突了吴大夫。”孙大海连忙提醒说道,当初家里不愿意出钱,这个吴大夫还免除了很多医药费,是他们的恩人。

孙盈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,而且她从这个吴大夫的面相看出来,这是一个宽厚仁慈的人,虽然医术不是很高,但是当她的师傅,是绰绰有余的,毕竟现在她是农家女。

孙盈盈鼓起勇气,然后看向吴大夫,“吴大夫,上次我跟着来医馆看到学徒在那边整理教材,我就记住了很多药材,我记性很好的,而且根据那些药材的样子,我这次也采了好多药……”

听到孙盈盈的话,吴大夫也感兴趣,他有一个孙子,没有孙女,难免对孙盈盈几分关爱,“至于拜师,看药材,待会再说,咱们先说说这跟人参的吧。我也不跟你们说瞎话,这样大小年份品相的人生在咱们县城这边能卖三百两银子,我这边给你320两,如果你们愿意,我就收下……如果你们不愿意,那可以去其他医馆问问……”

能卖三百二十两已经非常高了,即使在其他医馆能卖更高的价钱,但是孙大海不相信他们。到时候被人抢了人参,还没拿到钱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吴大夫,我们相信你。”孙大海连忙说道,有了三百多两银子,他就能把闺女赎出来,把两个儿子接回来,再买一些地租给其他人种,收租子也够一家嚼用了。

“那行,我去拿银子,你们等着。”吴大夫笑了笑,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,也是对他人格的肯定。

吴大夫走后,孙大海小声地问:“盈盈啊,你真的想学医术吗?”

婚纱女孩陈彦君幸福的日子

“是的,爹,我想好好学习医术将来治你的腿,然后帮助穷苦人治病。”孙盈盈表情凝重,十分认真地回答说道。

吴大海听到女儿的话,非常欣慰,“既然你想那待会我们再问问吴大夫吧。”

“谢谢爹爹。”孙盈盈笑了,只要一两年的时间,他就能够展示自己的艺术了,到时候就凭借她治病救人的本事,就能够让一家人过得很好。

很快吴大夫两张一百两的银票,又拿了两张五十两的银票,剩下的20两,三个五两的小银锭子,还有五两的碎银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