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哥,这个太难以置信了!”一位老者,在房间里面的时候也是亲自的上手检查了一番,不过上手的力度非常的轻柔,甚至于躺在那里的年轻人都没有感觉出来,旁边呢?还有外科医生刚刚拿过来的影像资料,跟最开始的影像资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说话的这位老者呢?也是青衫布鞋,虽然打扮的道风仙骨,但是说起话来的时候略显有那么一些暴躁,“真见鬼了,谁家的孩子,以前的时候还真的就没有听说过,这个功夫是真的练到家了,让我们这帮家伙都羞愧的要捂着自己的脸了,仙人板板的!”

说话一点顾忌都没有,不过话语当中多少却是透露出来些许的欣喜来,很显然对于这样的情况呢?还是相当高兴的,毕竟人已经救了回来,而且没有太多的问题。

“老五!”东方靖也是喊了一声,随即也是看着床上面的大孙子,对于情况呢?自己大致上面已经有所了解了,但依旧还是有那么一些放心不下,所以也是待在了房间里面,想了想,也是回头看了一眼,“客人呢?他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爸!”站在门边位置的中年人也是低声的看了一句,“客人依旧还是在调息,先前的时候他的助理看过了,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,不过没有太多的问题,我一直让人在那边照顾着,如果醒过来的时候,我会第一时间得到通知了!”

“不要怠慢了客人,孝伦这一次能够救回来,靠人家舍死相救,不然的话说不定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,还有,这件事情是我们东方家的事情,跟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,这个消息不用那么快的放出去!但是一定需要让那边知道,我们不能够不是人!”

“我明白了!”中年人也是文质彬彬的样子,随即也是把目光看向了躺在床上面的儿子,脸色依旧还是惨白,但是相对于先前的时候,呼吸也已经平稳了下来,自己先前的时候已经问过了,反正危险期已经过了,这身功夫也基本上没有问题,不过需要长时间的调养。

伤筋动骨一百天呢!更何况还是这样的部位,而且治疗呢?还没有完结,先前的治疗呢?只是初步的治疗,还需要有进一步的进行治疗,可能需要动两个小手术,但都不是太大的手术,不会对孩子产生什么影响的,万幸呀!

丁羽醒过来的时候,脸色也是有那么一些白,毕竟这个损伤呢?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调息过来的,不过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呢?就得到了休养和调养,所以也不会有太多的问题。

重新的洗漱了一番,丁羽也是换了衣服走了出来,棉麻对襟,下面也是一双布鞋,样式并不新潮,甚至有那么一些老派的感觉,丁羽醒来的时候,就已经有人通知了东方靖,随即东方靖也是领着自己的儿子一同的来到了丁羽房间门口的位置。

“靖师兄!”

看见丁羽要站起来的意思,东方靖也是连忙的往前疾走了两步,硬生生的让丁羽坐在了那里,没有起身,“咱们师兄弟也就别客气了,说起来我们东方家真的是感恩不尽!”说完了之后,东方靖也是对自己的儿子使了一个颜色。

粉嫩清纯少女房间唯美写真

就看见站在那里的中年人,一躬到底,甚至都没有要起身的意思,丁羽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东方靖,也是微微的点点头,“好,那么我就生受了!”在这个事情上面,丁羽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占便宜的意思,因为自己是真的付出了很大的代价!

如果说自己不接受的话,可能会让东方家这边另生其他的想法和意见,毕竟是这么大的人情。

东方靖也是点头不已,丁羽倒是没有任何的装腔作势,不过也没有任何要拿捏的意思,其实大家的关系呢?说近并不近,但是说远呢?貌似也不是那么的远,都是中国人,“丁师弟,这一次的事情,我们东方家会记住的!”

“算了吧!你还是给我开一张支票吧!多了也不用,我的身价,两百万美金这个友情价没有什么问题吧!”丁羽说话的时候,也是有那么一些奚落的味道。

东方靖一愣,随即也是用手指了一下丁羽,“好,你小子呀!还真的就是,友情价两百万美金,这个人情我领!”说完了之后,也是对自己的儿子挥挥手,剩下来的事情呢?你就不用跟着操心了,你老爹我来处理就好了。

陪着丁羽在房间里面说了一阵话,东方靖就离开了,因为自己已经看出来了,丁羽虽然说清醒了过来,但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疲惫的,隔天早上的时候,丁羽醒来的还是比较早,不过庄园这边呢?情况也是差不多少。

丁羽甚至能够看见不少的孩子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,就开始练功,这样的场景呢?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多见!自己也是看的比较的有兴致,因为自己昨天的时候精气神方面多有损伤,所以早上的时候,自己也没有练功,只是出来看看。

而练拳的这些孩子们呢?并没有因为丁羽这个外人的出现,就表现任何的关注,依旧是专心的在练武,不过等早课做完了之后,大家也好像一哄而散,貌似也是各有各的的去处,不过很快的一个中年人,也是来到了丁羽的身侧位置。

“丁师弟!”丁羽也是微微的抱了一下拳头,“还没请教!”

前天来的时候比较的紧急,所以东方靖也没有来得及介绍,而昨天因为治疗的缘故,丁羽也没有这个时间,所以对于庄园里面的人呢?自己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熟悉,既然有人跟自己打招呼,丁羽也是问了一句。

“我姓张,张定坤,原来的时候拜把子的兄弟!”

直到这个时候丁羽也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,既然是东方靖师兄的拜把子的兄弟,这个年纪绝对不会小了,但是从外表来看呢?还真的就没有看出来,随即丁羽也是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仔细的打量了一下,随即作揖,“道门、真武,雨明!”

中年人听到丁羽这么的说之后,心下也是惊了又惊,道门,这个泛指整个道士呀!而真武指的可不仅仅是武当山这么的简单,而是明指真传,甚至于还有自己的道号!要知道道号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,这个不是开玩笑的事情!

真的要是被道门的人知道了,你用这个来开玩笑,他们也会拿你的小命开玩笑的,自己对国内的情况呢?知晓的并不是很多,更何况人家还是真嫡传,这样的身份差异也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大,随即这位中年人也是对着丁羽抱拳。

“通背,张定坤,见过道长!”

难怪可以把孝伦从悬崖边给拽了回来,毕竟孝伦的情况呢?自己也是看过了,想要保住命呢?还真的就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想要保住命的同时,还有保留这一身的功夫,这个就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了!

但是没曾想,大哥找过来的这个年轻人,出手之后,竟然把孝伦给救了回来,甚至于身上面的功夫也保住了,诚然疗养的时间有些长,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也许经过这一次的事情,孝伦还真的就会改头换面。

早上看见这位年轻人的时候,自己虽然没有轻视,但也是略显保守的跟他打着招呼,不过这个年轻人报出来这个身份之后,自己就知道心里面真的是小觑了人家,果然是名门之后,既然他敢往外报这个名,就不会作假。

要知道这个可是大哥亲自找寻回来的,甚至是亲自去机场接的,所以身份上面也就已经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了,不过他这么的年轻,这一身的功夫究竟是怎么练就出来的,而且功夫好也就罢了,这个手法也是异常的高呀!

反正这位面前的年轻人端不是常人,“道长好像很好奇!”

“嗯!”丁羽也没有避讳的意思,“看到这些孩子这么早的就起来练武,有些感触!”

嗯?张定坤也是略显怀疑的看着丁羽,丁羽也是回神看了一眼,随即笑笑的说到,“我不在山上面,师傅很早的时候就已经从山上面下来了,所以我练就的功夫比较的杂,不过好在现在呢?也算是记录在案!”

得!张定坤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了,当年国内发生了变革,武道凋零,出现了相当的变故,丁羽的这位师傅呢?也是备受磨难,不过看面前的这位,好像传承很是不一般呀!而且身上面也是有一股子文人的气度,也不知道大哥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认识的。

两个人聊得时间并不是很长,倒是东方靖很快的就走了过来,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人,也是给两个人做了一个介绍,不过等张定坤提及丁羽的道号的时候,东方靖也是明显的一愣,自己对于丁羽倒是有过一定的调查,但是这个方面的情况明显是知道的不多。

但是东方靖的反应呢?也是比较的快,诚然自己的身份可能有些不太一样,但问题是丁羽的身份呢?也是不太一样,两者之间的相交更多是站在彼此相同的身份上面,而丁羽跟老五之间的相交呢?更多的是武者之间的交流。

自己身份不一样,但是在武学的休养上面,别说老五了,甚至于庄园里面的很多人自己都没辙,拍马也是赶不上的,丁羽在这个问题上面表现的稍显矜持,自己还真的就非常的理解,而且自己也知道有关的问题。

不过自己是知道丁羽的功夫不错,但究竟有多厉害,这个状况就真的不太了解了,随即也是看向了老五,但是老五并没有太多的言语,一直等丁羽离开了之后,张定坤也是冲着自己的大哥点点头,“很厉害!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很难说的一种感觉,大哥你也知道,练武练到一定的程度呢?都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!”说话的时候,两个人也是往这小道往庄园这边走去,“但是给我的感觉呢?他甚至都不太像是一个练武之人!倒像是一个文人!”

东方靖的样子也是略有所思,“原本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,我还是有所感触的,至少从他的身上面还是能够感觉出来些许的味道,但是现在完就感觉不到,他的身上面也没有太多的血腥味,我想你也没有闻到吧!”

“没有!”张定坤也是感觉挺奇怪的,不过这个也是不是难以理解,并不是说功夫练得高,就一定要沾染血腥,没有这么一说,不过自己也是好奇的看向了大兄,“怎么?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和说法?”

“他的外公你可能知道,苏博臣苏老将军!当初的时候你也应该远远的见过一面!”

“是他的外孙?不过倒是没有从这位师弟的身上面感觉出来什么铁血的味道呀!!”张定坤还是有那么一些不解,为什么大兄会这么的说。

“你不了解他的情况,其实我对于他的情况也不是非常的了解,他跟布鲁诺的关系非常好,当初的时候两个人算是并肩战斗过,确切的来说是丁羽救了布鲁诺的小命,当时的时候布鲁诺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的悲惨!”

“这不可能!”张定坤也是很不置信的说到,“如果说他真的经历过血腥和厮杀的话,不可能一点这个方面的表露都没有,如果说经过二三十年的沉寂,他可能不会有太多的表露,但问题是根本就不可能的,看他的年纪很是年轻!”

“这个问题我也说不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,但是这个家伙还真的就是相当的特别,不是非常好惹乎的人,反正不少人对他真的是敬而远之!”说完了之后,东方靖也是点点头,表示了肯定,因为自己经历那样的场景。

早上的时候,丁羽终于吃的比昨天的时候要多一些了,随即也是赶到了病房这边,看了一下情况,恢复的还算是良好,甚至于病人都已经醒了过来,但是精神并不是非常的好,看见自己的爷爷和父亲,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,但就算是这样,也很费精神的样子。

“你师叔祖丁羽!费了好大的心血才把你给救了回来!”东方靖也是给自己的孙子介绍的说到,丁羽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,仅此而已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表示!

而躺在床上面的东方孝伦也是看着丁羽,微微的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嘴唇动了动,但是却没有说出话来,丁羽笑笑,安抚了两句,仅此而已。自己很是清楚靖师兄说这个话的意思,但是却没有应承下来。

检查过后,丁羽也是当着诸人的面说到,“伤情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,不过还需要动两个小手术,不过不需要开胸,手术也不是很大!”

丁羽说这番话的意思很是简单,自己不可能一直的都留在这里,最为麻烦的事情呢?自己已经是负责解决了,剩下来的事情呢?就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,既然说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呢?自己就不做其他的停留了。

“丁师弟,孝伦这边虽然说已无大碍了!但是这一次如果没有你及时出手的话,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,还真的就很难说!”东方靖倒是看明白丁羽的意思了,人都已经给你救活了,剩下来的呢?都是小事,就不用自己出面了。

“我是一个医生,尽职尽责,主要孝伦的身体条件不错!剩下来的呢?就看恢复的情况了,不过想来不会有太多的问题!”丁羽说的也都是实情,这个家伙的底子还是很不错的,要是换成其他的平常人,恐怕早就已经翘辫子了。

“丁师弟要走,我也不强留,备了小小的礼物,还请丁师弟你笑纳!”

丁羽也没有太多要拒绝的意思,自己这一次来呢?就是一个人情,看着好像收了一笔巨款,但那点钱呢?谁也没有要放在心上面的意思,所以在丁羽走的时候,东方靖也是送了相当贵重的一些礼物,算是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之意。

而在离开的时候呢?丁羽也没有要跟东方家族里面的太多的人要打招呼的意思,甚至于在来的整个时间段里面,除了跟东方靖和张定坤,以及东方靖的儿子说了几句话之外,其他的人呢?甚至连见都没有要见一面的意思。

不过庄园里面的人呢?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说法,一方面呢?是因为人家已经把孝伦给救了回来,再者呢?人各有异,高人呢?都有自己的一点小脾气,这个是再所难免的事情,更何况人家这一次来呢?也是看的家主的面子,跟其他人无关。

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其他人去找丁羽呢?管你是什么身份、什么人,丁羽可能都不会给这个面子的,但如果说提及了东方靖,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局面了,丁羽还是相当会做人的,因为帮助东方靖也是树立了自己的权威,特别是现在这样的时候。